“你不怕?”

叶海洋皱眉,似乎没想到我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转变。

“怕有用吗?难道我怕就不用死了?”我冷笑。

咬牙切齿道,“我要替陈工好好活着,我要替陈工打败他们!”

置之死地而后生,人一旦没有回头的勇气,那么就只用勇往直前这一条路。

我叶海洋眼中看到了诧异和欣赏。

或许我以前表现出来的懦弱,和此时的表现相差甚远。

而此时的我很明显让她很满意。

睡衣上带着她的香味也可能有杨丽娜的,总之两种混合的美女的气味,闻起来别有一番风味。

我紧紧的抱着她,在她的指挥下一脚踹开一间客房。

我像是饿虎扑食。

而她似乎也是等待已久。

双方你情我愿。

房间里充斥着一股股诱人的气息。

叶海洋成熟而迷人。

身材修长而匀称,这个女人符合富婆和美人的所有幻想。

多少次我曾幻想过,此刻真正来临时,我决定不用任何技巧,而用人类最原始的方式……征服她!

“啊……你们在干什么!给我滚下去!”

可是一切的美好都被尖叫声冲散了。

杨丽娜冲了进来,将我拉了下来,像一个疯子一样打我抓我,不一会我胸膛、后背全都是手指甲印。

若不是我护住脸这疯女人不知道给我挠成什么样呢。

“够了!杨丽娜!”

叶海洋抓住疯狂的杨丽娜。

我被关在门外,两人在客房吵了很久,吵得很凶。

房门再次打开的时候,叶海洋让我先走,我透过门缝看到客房里杨丽娜愤恨的看着我。

就像是我抢走了她的爱人一样。

我真想去争辩一下,她们只见畸形的爱情,能有什么结果呢?

再说了叶海洋只是想要个孩子,又不会和我一辈子。

“幕后主使是谁?”临走前我问道。

叶海洋眯着眼睛,“没审出来,凶手咬牙坚持,应该是拿他的家人威胁了,总之是市里的那一撮人。”

“有没有陈俊峰?”我沉声道。

“即使没参与,他也应该知道,并且默许了陈工的死。”叶海洋道,“你想做什么?”

“我能做什么?躲着点呗,我可不想死的时候连恨谁都不知道。”我摊摊手。

与其等死,不如主动出击。

匹夫一怒血溅五步。

没有人愿意等死。

我的工作和生活已经分不开了,在决定成为叶海洋工具的那一刻,我就拥有了住进豪华别墅的权利。

或许是为了避嫌,叶海洋给我的别墅离温泉小镇很远,开车十五分钟。

当然这也正是我所需要的。

我也不想自己顶着一个小白脸的名头在工地,天天被人指指点点。

而且我还有其他谋划!

第二天我就搬进了长江路上的别墅。

因为别墅区的安保更完善,基本可以保证我在家里时候,不会被捅死。

一晃两个半月没回家了,我和老婆的思念之情已经不是每晚视频能解决的了。

十一点钟的时候,和老婆视频后,我热血沸腾。

镜头那面老婆也似是难以忍受了。

我一咬牙,出他奶奶的,老子又不是卖给叶海洋了!

自从来到这里,我就一直没回过家,尤其是陈工死后,我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和恐惧压力。

深夜我穿好衣服,驱车往家里赶去。

县城和市区,虽说远,但是也不过是一个小时的车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