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城中村项目是近年来市里最大的项目,不知道多少资本盯着呢。其中就包括陈俊峰这样有家世有背景有实力的二代们。”

“那天审讯虽然只审出那家是因为怨恨拆迁才杀人,但是陈工死的前一天有人去过凶手家!”

我愕然的看着叶海洋。

“谁?”我颤声道。

“市的二代的手下。”叶海洋道。

“是不是陈俊峰?”我咬牙切齿。

“不会,如果是陈俊峰会用更高明的手段。”

我只不过是想好好带一个项目,不过是想好好挣点钱,为什么这么难?

如陈俊峰这样的上层人士,真的需要踩着我们这些底层市民的鲜血才能积累财富和威望吗?

“现在你是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了,而且公司现在也没有更合适的人派过来了。”

叶海洋冰冷的眼神中意外的带着几分歉意。

“你们一开始就知道对不对?”我冷声问道。

“不!我也是那天陈工死后才想明白的。他们这是在逼我们,想让我公司失去运作这个项目的能力!想让大东设计屈服,想让我爸屈服!”叶海洋有些无奈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流露出这种表情。

“为了得到你?”我冷笑。

“为了得到我,更为了得到大东设计!”叶海洋道。

“是不是我们这些打工仔的命不值钱?”我逼问叶海洋。

“陈工的事情我也不想的,我和父亲都没有想到那些人竟然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。”叶海洋歉意道。

“没想到?为了钱,你们什么都能想到!”

我冲着叶海洋嘶吼。

“周时,你冷静点,我来找你,不是让你来问罪的,是要解决问题的!”叶海洋气道。

“解决问题?怕他们把我也杀了?”我冷笑。

在资本家眼里,人命算的了什么?

“陈工死了,现在对这个项目熟悉的人只有你,而且……”

叶海洋还没说完,就被打断了。

“而且,不能再让其他人来送死是吗?”

“是!”叶海洋重重吐出一口气。

“那你来是给我送行的?”我冷笑着。

没有人愿意死,更没有人明知道是死还往里送!

而我更死不起!

我老婆还在家里,我已经快两个月没见过老婆了。

每次电话打电话关心我,我都瞒着她,我不敢说上一个工地负责人被人杀死了。

而现在我又听到了一个更加可怕的事实。

陈工的死不是意外,而是人为的谋杀。

冷汗从我后背不停往外渗。

我感觉昏暗的工地外有双眼睛在盯着我,我此时已经是饿狼口中的香肉了。

“工地不安全,叶总最好还是不要来了,尤其是晚上。”我打开房门下了逐客令。

“周时你如果怕了,我可让我爸把你调回去!”叶海洋道。

“我难道不应该怕吗?陈工已经死了,下一个就是我了!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神仙打架能不能不要让我们这些小透明当炮灰!”

“滚!”

我吼道。

“周时,其实你晚上可以去别墅住的。”叶海洋突然温和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