哗啦……

我正沉思着,浴室门突然被从外面打开了。

“王姐,你怎么来了,我还没洗好。”我故作诧异的问道。

其实看着王姐兴冲冲冲进来的模样,我就知道她想玩点新花样儿。

有很多事情有成瘾的隐患。

打游戏、看小说、刷短剧、异食症……

甚至被虐成瘾……

那么对这事上瘾也无可厚非,而且很合理。

浴水哗啦啦的流着,却掩盖不住王姐肆无忌惮的大笑……

王姐并没有我的伤痛放过我。

见识过叶海洋和王姐,我得出一个结论,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女人决心和体力。

尤其是她们愿意的事情。

我也颇为佩服我自己,在极限的压榨下暴发出了巨大的潜能。

不出意外,我彻底被王姐包养了。

她在不渴的时候,就像是一个知心大姐姐一样,关心着我,爱护这我,就像是对待弟弟。

别墅没有请保姆,除了每天有固定的清洁公司意外,别墅没有外人来。

王姐也会给我做饭,食材都是有营养的,所以年轻的我不用担心身体透支。

中午十点趁着王姐还没睡醒,我就穿好衣服,开车往中心医院赶去。

半路上又买了点水果花篮。

来到医院的时候,陆剑守在病床前给陆小妹削苹果,陆小妹脸色也比昨天好多了。

钱的问题解决了,病房都显得不那么死气沉沉了。

陆小妹看到我来,脸上露出笑容。

“周大哥来了。”陆小妹声音很甜,很轻,看起来不过是十八九岁的样子。

“小妹,今天感觉怎么样?”我笑道。

“好多了,手术前的药都用上了,再过几天就要手术了,我好紧张。”陆小妹忐忑不安道。

“这怕啥,咱们习武之人,脑袋掉了碗大个疤,有啥好紧张的。”我模仿着电视剧里大侠的声音,豪气万丈。

陆小妹被我逗的咯咯直笑。

“周兄弟你可真有办法,小妹已经好久没笑过了。”陆剑笑道。

听着陆剑的话,我在心中鄙视他一把,你这五大三粗的打夯习武的汉子,哪会逗女孩子开心。

这种事还是得我这种渣男来干。

陆小妹,陆剑的妹妹,是陆剑母亲四十岁难产生下来的女孩,比陆剑小二十岁。

陆剑母亲生下陆小妹就死了,而陆剑父亲陆生五年前也十几年前就离世了。

长兄如父,所以陆剑这么多年是又当爹又当妈的把陆小妹当女儿来养的。

“大哥,你天天不是练功,就是教育人,天天板着个苦瓜脸,谁敢笑啊。”陆小妹翻了个白眼道。

“是这样吗?”陆剑笑问道。

“你看你笑的好僵硬,你都不会笑,谁还敢对着你笑,六子哥在你面前都不敢笑的。”陆小妹道。

“我有这么严肃吗?回头我问问六子!”陆剑眼睛一瞪。

看陆剑这做派,我就知道,六子没少做陪练。

陆小妹等着换肾手术,得过几天,这几天正在为手术做准备,服用的药物也都是为手术做准备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