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不是意外,肯定是人为的车祸。

不用想我也知道。

终于他们对我下手了。

两个多月他们终于找到这样一个好机会。

我睁开眼的时候,首先看到的冰冷的白色调的天花板,白色的被子,一切都是白色的。

病床外传来叶海洋和医生的交谈声。

我起身,可是一动全身痛,感觉身体没有一块好地了。

这群畜生!

真的是拿人命不当回事。

我忍着剧痛掀开被子,全身都被帮着绷带,肋骨应该是断了好几根。

左腿也应该是断了,打着石膏,里面应该也有钢钉。

不一会叶海洋进来。

她脸色不怎么好。

我虽然大难不死,但是住院了,城中村项目肯定会出问题。

“几天了?”我的声音像是破锣的声音。

“三天了。”叶海洋沉声道。

“给我办理出院,我要去工地。”我沉声道。

“你想死?”叶海洋冷笑道。

“我不想死,我比任何人都想活,我想看着害我的人去死!”我咬牙切齿!

“那就好好治疗!陈工死了,我不想看着你也出事。”叶海洋严肃道。

“可是我已经出事了,庆幸的是我比陈工幸运,我没死!”我看着叶海洋。

或许是我眼中散发出来的仇恨,让叶海洋怕了,她竟然往后退了两步。

我想我此时面目肯定狰狞的可怕。

“你不要多想,工地我会暂时盯着,你尽快配合治疗,尽快出来帮我。”叶海洋沉默道。

“你有时间照看工地?公司其他人呢?”我皱眉道。

“周时你真以为我不让你回家是想一直把你困在这里给我当工具人吗?是因为公司耽误不起,项目耽误不起,公司除了你和陈工根本没人有能力负责城中村的项目,所以求你算是为了你老婆也保护好你自己吧!”叶海洋冲着吼道。

我第一次见叶海洋如此失态。

我没有反驳。

等叶海洋发泄完才道。

“是他们对吗?”我问道。

“你这次可以肯定的是陈俊峰那伙人做的,不过出面的事陆子卿,在奉县他们就想做了你了,一直等到现在。”叶海洋道。

听着叶海洋的话,我点点头。

上次在奉县,陈俊峰让人将叶海洋灌醉想要上了她,不过却被我制止了。

而且我还痛揍了陈俊峰,陈俊峰能忍到现在才对付我这个小透明,也算是为难这些有钱人了。

“我会好好养病的。”我沉声道。

“不要多想,好好养病,我会派人守着你的。”叶海洋道。

我笑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