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我将自己要被派往市里出差的事情告诉老婆。

老婆很开心,也很高兴。

“这是好机会,不然你只能一辈子窝在小县城里,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出息。”老婆高兴道。

“可是,我不想去。”我说道。

我是那种比较黏人的性格,喜欢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,所以我并不是特别想和老婆分开。

“老公,你现在还年轻,年纪轻轻就想过养老的生活吗?你想想咱们要了孩子,以后养孩子,孩子的教育,还有以后孩子结婚买房这些是钱啊,你觉得你做一个小小的公司职员能负担的起吗?哪怕你是奉县最大的官,不犯罪不贪,你能给孩子买起房吗?”

老婆的话,让我彻底醒悟了,我现在不应该贪图安逸,应该努力。

正如老婆所说,在我们这个小县城,一个小职员根本就无力负担以后的生活。

这样的小职员一辈子恐怕都买不起一套房。

就像我们平时遇到的那些朋友,一个个光鲜亮丽对着电脑工作,风晒不到雨淋不到,工作体面,但是房子车子彩礼都是父母一辈子的心血,甚至还需要父母欠债还账。

想一想如果自己还是如今这副模样,与猪狗又有什么区别?

若不是我爸去世前留下了一笔钱给我,我现在恐怕去不起媳妇买不起房。

而即使如此,我买房结婚也掏空了家里,母亲这么大年纪还不能跟着我享福。

细想一下,人的一生,如果只这样波澜不惊的生活,确实与猪狗无疑。

我越想心里越觉得自己以往太安逸,太不负责任了。

“那咱们这几天得努力了,争取一发命中!”我面色沉重的看着老婆。

“你这家伙想就直接说,还说的那么严肃!看你这一副不成功便成仁的模样,还以为你做的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呢。”老婆捂嘴偷笑。

老婆这一笑当真是青春媚丽,让我瞬间破防。

因为一周后我就会出差,也是我们结婚三年以来,第一次分开。

所以,我们彼此都很珍惜相处的时间。

我每天下班后就会急急的回家。

而老婆也配合着我用了很多以前害羞没有试过的姿势。

或许这就是充满爱情的婚姻,彼此都舍不得久久不见。

第二周的周二,一直在市里负责招投标的陈工回来了。

而他的回来,也预示着众人猜测一周的城中村项目第二负责人要落幕了。

在所有人都觉得人选是刘浩的时候,叶东亲自点了我的将!

在人们诧异的目光中,我昂首挺胸,老婆的话点醒了我,我不能再心安理得的享受当下安逸的生活了。

相反的,刘浩脸却已经黑的如锅底一般了。

如他一样的还有杨丽娜,她愤恨的瞪了我一眼,似乎我真的已经偷走了她的爱人。

公司规定我三天内交接完手里的工作,然后去市里。

晚上在老赵等同事的起哄下,我设了庆功宴,宴会上大家都对我表示了祝贺。

尤其是最后叶海洋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,让同事浮想联翩。

我心中格外憋屈,叶海洋这女人是真的把我小白脸的身份给做实了!

可是,我特么的还没在她身上爽过呢!

我心里憋屈,喝的醉醺醺的被老赵送回了家。

迷迷糊糊的被老婆扶进了卧室。

脑袋一沾床才清醒了几分,看着一脸嗔怪的老婆我嘿嘿一笑。

嘴巴含糊不清的说着话就钻进了浴室洗澡。

我知道老婆不喜欢我喝酒,不喜欢闻烟味,所以我很少醉酒回家,几乎不在家里抽烟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