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这是对小孩有偏见。”江茶有些好笑。看得出来,说这话的学姐以前肯定是被小孩给荼毒过了。

“我那不是偏见,是亲身经过。你是不知道,我家隔壁有一个小孩子,自从生下来后,就天天哭,白天哭,晚上也哭,哭得人都烦死了。也不知道那孩子的家长是怎么带的孩子,怎么能把孩子带成这样。”

“小孩白天哭,晚上也哭,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?”另一个学姐小声说道。她觉得孩子就算爱哭,也不会白天黑夜都在哭了,就算对方的泪腺再发达,一直哭下去,对小孩的身体也有影响。

江茶也觉得有问题,于是对那学姐说道,“学姐,我怀疑那个孩子生病了,你有机会的话提醒对方的父母一下,让他们带孩子去看看。不然这白天黑夜的哭,别说大人了,连孩子也受不了。”

“生病?不能吧?”学姐有些不相信,对江茶说道,“那孩子是在医院生的,如果生病了医生能看不出来?”

“学姐,孩子出生的地方是产科,又不是儿科。产科的医生只负责接生,未必懂看病啊。”

“你这么一说,倒也有些道理。行,等我改天打个电话回去,让我爸妈和他们说一说。如果有病早治,免得给耽误了。”

江茶提醒过了,也没有再说什么。看着时间不早了,几人也没有再接着聊天,而是加快了吃早餐的速度。

吃过早餐,江茶去了儿科,发现其他三人已经到了。看到江茶,庄兴华还是忍不住的问道,“江茶,你昨天去哪了,怎么没跟我们一起回学校?”

“我回家了。”江茶笑着回了一句,然后拿出抹布开始擦桌子。等她把办公室的桌子都擦了一遍,黄老师过来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